禮拜六,跟個老朋友到甜在心咖啡館喝了杯咖啡,雖然為的是公事,但私事聊得更多。

 

朋友和我同年,是個頗具魅力的女孩,不過目前仍是一個人,她和我有點類似,並非不打算成家,但若真的沒有遇上,也抱持著不成家也無所謂的想法。

 

「大家都說我很挑。」她說。

 

「呵,人家好像也這麼對我說,但其實我並沒有很挑呀。」我說。

 

「我也是。」

 

Posted by superdj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子軒)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也差不多是時候了吧?」前幾天,號稱人社院美男子的小白,突然這樣問我。

 

「啊?什麼意思?」我反問。

 

「表白呀!不是喜歡小芙嗎?」小白回答。

 

「是呀。」我點頭。

Posted by superdj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你們校園真的很大呢!」貝兒讚嘆的說。

 

「是嗎?若成大所有校區加起來,應該不會比我們學校小吧?」我回答。

 

「這是哪兒?」貝兒指著棟建築物問。

 

「活動中心,學校的社團辦公室都在裡頭。」我回答。

 

「你常跑社團嗎?」貝兒好奇的問。

Posted by superdj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依依)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刻意冷落秋廷前輩幾天後,因為覺得他實在太可憐了,才決定放他一馬。不過最重要的是,後來這幾天,秋廷前輩煮咖啡時會先倒給我,我和樂兒一起時,也會先跟我打招呼,讓我感到很開心。

 

即使如此,樂兒依然一副氣定神閒、好整以暇的模樣,讓把她視為假想敵的我,顯得很蠢,或許樂兒對秋廷前輩根本就沒任何特別想法,是我想太多了。撇開秋廷前輩這因素,其實樂兒是個很好的女生,可愛、有氣質、對人又親切,若以別的形式認識她,或許能成為好朋友。

 

在電話拜訪客戶時,我的手機響了,是爹地打來的。

 

「依依,晚上六點的宴會,要記得穿正式一點的禮服來,想介紹個男生給妳認識。」爹地這樣說著。

Posted by superdj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小璇低頭攪拌著摩卡,我用力思索著該跟小璇說什麼才好。

 

安慰她嗎?但小璇跟男友分手都已經兩個月了,我才知道,這段時間她應該已經平靜多了,我再舊事重提,會不會反而使她更加難過呢?

 

但若什麼都不說,那我又怎麼配當小璇的好朋友呢?

 

「對不起,我都不知道。」我道歉的說。

 

「所以,我才說你從寒假到現在,對我不聞不問呀。」小璇微笑,看來心情好像不是很糟。

Posted by superdj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這回的期中考長達兩個多禮拜,考完最後一科時,我有種浴火重生的感覺。

 

「終於考完了,什麼時候辦聯誼?」阿勝跟我勾肩搭背的問。

 

「才剛考完耶,會不會太快了點?」我不以為然的說。

 

「你不曉得,我就是靠著這信念,苦苦支撐到現在的嗎?」阿勝煞有其事的說。

 

「真是怪了,就算我真辦了,你也不一定參加,幹嘛這麼愛讓我辦聯誼呢?」我好奇的問。

Posted by superdj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依依)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到目前為止,不管我想要什麼,只要告訴爸比,幾乎都能如願,因此,我一直過著隨心所欲、無憂無慮的生活,但最近,我有了些煩惱。

 

「在公司工作的感覺如何?」爸比這樣問我。

 

「一開始很辛苦,不過在前輩的教導下,漸漸掌握了要領,現在可是分行銷售業績前幾名呢!」我自豪的說。

 

「不愧是我的女兒!不過,依依呀,我看妳的公司體驗也差不多了,可以準備遞辭呈離開了。」

Posted by superdj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我最近常在想,大部分的臺灣人想要的,到底是什麼?

假設中國對台灣是完全沒有敵意,完全遵守服貿簽訂對台灣有利的內容,也如馬總統說的,服貿簽了之後,台灣經濟會好轉,大家(我想應該還是指企業主,至於企業主賺了錢會不會雨露均霑給他的員工,這就不能確定)能賺更多錢,不過根據其他各國簽訂類似協定的歷史經驗顯示,台灣最後會發展成類似美、日、韓的企業體系,那就是大公司、大企業不斷的併購沒有競爭力的小企業(根據兩岸競爭力來看,應該是台灣中小型企業會大量被中國收購),正式員工大量替換成派遣,那麼,未來台灣大概會是什麼樣的社會狀況?

首先,台灣未來的中小企業與服務產業會在一、二十年內逐漸被併到大企業旗下,或者出走到中國,能留在台灣的,大部分是因為有中資撐腰,併購告一段落後,可能會出現比現在更多的大企業,這些大企業會比現在更有競爭力,但幕後老闆可能不是台灣人,而是中國人,到時候台灣人不管到哪工作,背後實質上的⋯⋯老闆,很可能都是中國人,想找一個純台灣本土企業,或許會很困難

再來,若中國要到台灣設點,可能會找尋台灣一些比較優質小型的企業收購,包括土地、店面、員工等等,以目前中國資金充裕的狀態下,很可能會以優於市價的價格收購,這樣一來,熱錢湧進,勢必會帶動台灣另一波的地價上漲,然後物價跟著上漲。一塊地、一間房子由一千萬漲到兩千萬,對有錢的企業主或資方來講,只是數字變多,他們可以藉由其他生意或其他土地漲價賺回來,但對我們這些薪資階級來說,一千萬還有希望能買得起,但兩千萬大概就此生與買房、買地無緣了。所以,未來的年輕人,絕大部分,地價會飆漲到他們完全不敢奢求買房子的程度,就像現在的香港,中國也沒想陷害香港,但香港現在地價貴到一整個不行。

簡單來說,服貿簽完之後,台灣或許會變得有錢,但變有錢的卻不是我們這些員工,而是有錢人。聽起來很弔詭,但事實上:「服貿就是個讓有錢人變得更有錢的協定」,然後到時候我們得求神拜佛,希望他們能把賺的錢,分一些給員工。然後,我們的GDP會增加,但窮人沒有變少,因為有錢人增加錢的比窮人少賺的錢要來得多,在歐、美、日等國大概就是這樣的社會狀況,所以這些國家有良好的社會福利,來解決過度自由競爭所帶來的極度財富分配不均現象。

Posted by superdj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阿謙)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因為太想快些見到小雁,所以,我早到了。

 

早到的我無事可做,便買了瓶飲料,在店外的座位坐了下來,想起一個多月前,在這裡送巧克力給小雁,被她拒絕的事。

 

『謙哥哥,你真是傻了,哪有人要送女孩子巧克力,還要那女孩陪自己去買的?難怪小雁姊姊要生氣,要是我,可能會直接把巧克力砸到你臉上喔!』小遙這樣告訴我。

 

『啊!?所以,小雁是因為這樣才生氣的?』我問。

Posted by superdj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我以為,當他打電話給我時,會對我說,他已經想清楚了,其實,他還是比較喜歡我,想再回到我身邊。

 

我以為,我是因為還期待他回來,所以,才等著他的電話。

 

我以為,我會很高興,然後,對他說著要他回到我身邊之類的話。

 

然而,當接起電話,聽到他的聲音那瞬間,我便明白,自己對他已經沒有任何感覺,既沒有愛,也沒有恨了。

 

然後,我也明白了另一件事情,其實,我真正期待的,是另一個男生的來電。

Posted by superdj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阿謙)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最近,我的成績退步了,爸媽和學校老師都很關心我的狀況。

 

但我常搞不清楚,他們關心的到底是『我』,還是『我的成績』,不過既然成績是我考出來的,所以,應該是我吧?

 

成績退步了,我不是毫不在意,只是有件更令我掛心的事情,所以,我只得暫時將成績的事情擱在一旁,專心想著要怎麼解決眼前的難題。

 

發覺自己喜歡上小雁,是高一時的事情了。

Posted by superdj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換工作服時,我在店裡、店外四處張望,但並沒有看到dj學長的身影。

 

「那個……dj學長今天沒來嗎?」我假裝不經意的問。

 

「咦?dj他只打工到昨天呀,小冰不知道嗎?」貝兒學姊回答。

 

「他是有告訴過我,還說今天要回學校……那他回去前,有沒有來店裡跟大家說再見呢?」我很自然的問。

 

「他今天沒來呢。」貝兒學姊搖了搖頭。

Posted by superdj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聿丞)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小晴離開後,下一個交班的工讀生也剛好來了,這時剛剛腳受傷的男孩,好像在店裡遇上了認識的女孩,女孩還來幫他買便當,我記得她是附近高中排球校隊的女孩。

 

「咦?這是什麼?」進到裡頭,發現有本筆記本擱在打卡鐘附近。

 

我將筆記本拿了起來,上頭寫著「李思晴」。

 

Posted by superdj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所以,對於今年的情人節,我本來就沒有太大期望,甚至還在店裡排了班……等等!排了班!?

 

「啊!慘了!今天我得到店裡值午班,居然忘了!還睡到現在!?」我驚呼,隨即看見,手機上的未接來電幾乎全是店裡打來的,除了貝兒學姊和阿誠學長各打了一通之外,但他們可能也是因為我沒去店裡值班才打的。

 

「怎麼連我也有了遲到這毛病,到底被誰傳染的?」我喃喃的説,接著想起了dj學長。

 

昨天,dj學長一直沒接電話,我也找不到他人,後來,發生了令我傷心欲絕的事情,我也沒氣力再思考其他事情了。

 

聯絡不上的dj學長,昨天上哪去了呢?是不是忘了要陪我一起去玫瑰園的約定呢?本來還猜想他是不是喜歡我,是我自我感覺太過良好了吧?其實他根本沒把我放在心上,否則他不會連答應我的事情都能簡單忘記,見到手機裡那麼多通我的未接來電,卻到現在都還沒回電給我。

Posted by superdj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1045分開往台北的自強號在第一月台已經進站,請搭乘該班列車的旅客準備上車……」車站大廳響起了熟悉的廣播聲,我聽完,背起稍嫌沉重的行李,起身準備搭車。

 

不過,比起行李,更加沉重的是心情。

 

明知道小冰根本不會知道,我今天早上搭火車回新竹的時間,但我還是每走幾步就回頭張望,深怕看漏小冰的身影。阿誠學長說的對,雖然已經對自己說,從此要忘了小冰,但要放棄小冰,說來容易,卻是難以做到。

 

我要花多少時間,才能真正忘了小冰呢?

 

然而,不管我回頭多少次,終究還是沒能見到小冰的身影。

Posted by superdj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聿丞)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晃眼,已經是四月天了。

 

詩人與作家們,總喜歡描寫春暖花開、充滿戀愛氣息的四月天,彷彿四月是一年中最美妙的季節,所有戀情都會從這時展開似的。

 

但對我來說,卻是個令人傷感的四月天。

 

『可能只是誤會。』當時,小晴是那樣說的。

Posted by superdj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對不起,我想,我想喜歡上其他女孩了。」在我還來不及對他提出問題之前,他就這樣告訴了我,然後,所有的問題都有了解答。

 

但,並不是我想要的解答。

 

「是那個和你在101旁牽手的女孩嗎?」我冷冷的問,奇怪,為什麼感受不到應有的悲傷呢?

 

……」他看起來有些驚訝,然後嘆了口氣。

Posted by superdj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不曉得為什麼,dj學長的電話從早上開始就一直沒人接,不是說好了今天要陪我去玫瑰園嗎?該不會忘記了吧?

 

印象中他今天值午班,還是工作太忙,所以,沒注意到手機?要不要去店裡找他呢?以他老是忘東忘西的記性,或許真的忘記了!

 

但到店裡找他,要是其他工讀生問我為什麼特地去店裡,我該怎麼回答呢?讓貝兒學姊或阿誠學長知道我是特地去找他的,一定會取笑我的……

 

正當我躊躇不決時,我的手機響了。

Posted by superdj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小芙)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跟子軒已經約會過三次了,在晏如的指導下,每次的約會都很順利。

 

「聽妳的形容,我覺得他應該挺喜歡妳的,現在就等他跟妳告白了。」晏如這樣說著。

 

「真的嗎?他真的會跟我告白嗎?」我既驚且喜的問,經過這幾次相處,我愈來愈覺得子軒是個很棒男生,豐富的內涵和優雅的談吐,讓他更顯魅力。

 

「瞧妳著急的,妳好歹也是個美少女,矜持一點好嗎?」晏如取笑的說。

Posted by superdj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值完禮拜六的午班後,我的寒假打工生涯,宣告完全結束。

 

「結束了呢。」貝兒對我說。

 

「是呀,就這樣結束了,有些感傷呢。」我說。

 

「一定是因為以後不能常見到我了,所以感傷吧。」貝兒笑著說。

 

「呵,或許是喔!」我笑著回答。

Posted by superdj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