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春天回來過
春天的腳步近了,春暖花開的日子,你準備好踏上新的旅程了嗎?

目前分類:[短篇]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Apr 05 Sun 2015 14:47
  • 置頂 回家

有位日本作家小池,因為取材需要,他深入訪談了東京中央公園的遊民,然後,他有了驚人的發現。

 

小池本以為,遊民該是無法適應這現實社會的邊緣人,才會「淪落」至此,但深入訪談後,他發現,這些遊民,一部分有著驚人的高學歷,是從東京帝大、京都大學、早稻田大學等知名大學畢業,有些更有著博士學位,還有些曾擔任大企業的主管,甚至是公司老闆,是所謂的「人生勝利組」。

 

「那為什麼後來會成為遊民呢?」小池問其中一位曾經擔任大企業主管的本田先生。

 

「雖然擔任部門主管,但部門間競爭非常激烈,每天上班都跟打仗一樣,要管理年輕自以為是的下屬,還要跟同期競爭升遷、討好上司,拜訪客戶,一旦有什麼問題,下跪認錯是家常便飯,所以,有一天我下班後,突然覺得自己再也不想再到公司去了,我不知道怎麼面對家人,所以,也不敢回家,直到現在.......」本田先生回答。

 

「所以,到現在一直沒有回去過?」小池問。

 

superd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群孩子,大家都說他們很壞、沒救了,但有個人沒這麼想。

具有教師資格的我,服役時,被分發到國中,負責追蹤、協尋、輔導中輟生。在那裡,我認識了位老師,但他說自己原是游泳池教練,讓我稱他「教練」,孩子們管他叫「老ㄟ」。

教練是學校中介班導師,但他長得不太像老師,行事也跟一般老師有些不同。中介班,是尋回的中輟生,復學後就讀班級,他們大多因家庭問題中輟、離家,成天在外遊盪、打架鬧事,有些更染上藥癮、被幫派吸收,女孩子在情色場所工作、援交等情況屢見不鮮。

我到中介班的第三天,來了個轉學生,他叫阿明,有搶奪、竊盜、傷害等記錄,身上有兩個保護管束,已沒學校肯收他,但教練一口答應,他說:「別人不願教的,我來教。」

初次見到阿明,他連招呼也不打,一副目中無人的模樣,一開口便用髒話嗆聲,說他隸屬某某幫派,要我們最好別惹他,氣燄相當囂張。但教練只是微笑的問:「你覺得自己很能打,是嗎?」

superd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這是之前入圍的作品,貼上來讓大家看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小婷是個壞女孩,幾乎所有人都這麼說,甚至,連她自己也這樣認為。

 

那是我第一年當老師的事情了,當時,我初到學校,輔導主任希望我能接掌中輟生業務,同時擔任中介班導師。我二話不說,便答應了,那時的我,對於教育有著滿腔熱血,認為只要用心對待學生,學生最後一定能感受得到,然後,漸漸有所改變。

 

我辦理的中輟生業務包括,申報中輟與復學、整理和繕寫認輔記錄、尋訪與追蹤中輟生、辦理中介班各項活動,配合少年隊與地檢署輔導個案學生等等。關於文書處理與活動辦理、接洽等相關事宜,我一下子便上手了,但最大的問題還是與中介班學生們的相處,因為有些孩子,他們身處的黑暗,不是那時的我所能想像。而小婷,是他們之中,處在最黑暗角落的一個。

superd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畢業之後依然忘不了學校的事。

當我從學校畢了業之後,很幸運的立即找到了份不錯的工作,那是一家規模中等的公司,老闆待人很好,待遇也算中等,工作除了有時後特別忙之外,也算是輕鬆的,比較令我厭煩的,可能要算是辦公室那幾個常藉機要接近我的男人了。

我了解自己絕對不算是個美女,也沒有任何的女性魅力,至少我沒發現,可是就是有某種特質一直吸引著特定的男人往我這邊靠過來,對於男人,我一直是採取一種迴避的態度,從還在學校的那時候開始。

今年,有個頂著博士頭銜的男人來到了公司,聽說是剛放洋回來的留美博士,因為學歷和關係背景,要來公司任職一直懸著的經理職位。

superd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個總是穿著深色衣服的男孩又從門外輕輕的走進來了,從我第一次見
到他一直到現在,他的臉上總是有著一股揮之不去的憂鬱神情,那樣的
神情跟他的外型好像不太搭調,不過到是跟他的穿著很相配,印象中好
像沒看見他穿淺色系的衣服,總是黑色、深藍色、或者深褐色,一開始
我還覺得每當他進來之後整個便利商店的氣氛就凝重了起來,連氣溫都
好像降低了呢!

「先生,一共是35元。收你一百,找你65元。」我把發票和錢一起拿
給他,他連看都沒看就全部塞進口袋裡,不過我不意外,因為他總是這

superd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Jun 07 Wed 2006 02:05
  • 幸福


「我得走了!」男孩對女孩說。

「我想跟你一起走。」女孩的眼裡閃著一種光芒,是一種相信的光芒,在這個村子裡,每個人心裡都存有希望和光。

所以每個勇敢的男孩到了一定的年紀都會萬里跋涉的去尋找幸福,而女孩則負起整個村子正常運作的責任。

「我真的得走了!而且你不能跟我去,你得待在這邊。」男孩有雙澄澈的雙眼,彷彿能洞察一切的雙眼。
族中最有智慧的長老曾對男孩說:
「你有一雙很棒的眼睛,但是,別忘記,眼睛並看不到東西。」

superd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抄襲他心驚膽戰的走在街上,完全不敢讓人家發現他的行蹤,因為他知道只要他一被人家發現,輕微一點的人家會用鄙視的眼光來看他,好像他是全天下最不乾淨的東西一樣,有時候甚至會對他大加韃伐、破口大罵,所以抄襲他早就習慣了身處在人群中穿梭而不被發現,他的經驗告訴他,只要他小心一點,大家是不會那麼容易發現抄襲的身影的。


抄襲常常抱怨自己的命運非常坎坷,為什麼他會這麼不受歡迎呢?他常想著:「我只是喜歡學一些自己喜歡的東西而已呀!?難道這樣也錯了!好的東西不是應該與人家共享嗎?」


沒錯!在抄襲的心裡認為沒有人能夠理解他,他認為人們都是小心眼的拜金主義者,他常想假如人們用心去瞭解他的話,就會發現其實他不是人們想像中那麼糟的,不過到目前為止抄襲還過著一種躲躲藏藏、不見天日的生活。


superd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年暑假我碰上一些很棒的人,也遇見一個最美麗的笑容。


那年夏天,氣溫高的令人無法置信,我想我大概是熱昏頭了,所以才會跑到一家少女服飾專賣店去應徵暑假工讀生的工作,而人事部經理大概更是被高達攝氏34度的氣溫搞的不省人事,所以才會錄用我。

記得第一天上班集合的時候氣氛非常詭異,因為從高層主管到專任店員小姐還有錄取的工讀生,只有我一個是男生。


自然而然的,我變成人們目光的焦點,我的臉因為她們眼光的聚焦而感到灼熱,心裡非常後悔為什麼要來應徵,早知道去做一些比較平常的工作像是速食店或便利商店之類的就好了。

superd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一個非常想談戀愛的男孩正在思考,他思考著該怎麼樣對那個女孩傳
達他的愛意。


某個男孩喜歡某個女孩或某個女孩喜歡某個男孩原本是件非常普通的事
情,但是這個男孩他不普通,因為他生長在23世紀,卻有著20世紀的
戀愛觀,這點讓他變成了一個十足的異類。

superd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奇怪,怎麼整個教室都沒人?課表上明明寫著在這裡上課的,只是
遲到十分鐘,該不會就下課了吧?還是我弄錯教室了?」我自言自語
的說。

那天是我到那個學校的第二天,對學校的環境一點都不熟悉,好不容
易找到上課教室之後,教室裡卻早已空無一人。

怎麼辦呢?第一節課就翹課好像不大好耶,可是這種情形不是逼我翹
課嗎?雖然我個人並不是很排斥翹課啦!我心想。

superd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男人在月台漫步著,他的臉上罩著一層抹不去的風霜,有些事情一直困擾著男人,使得男人時而搖頭,時而嘆氣。

男人穿著黑灰色的大衣,原本可稱得上高大的身材,在寒風的吹拂
下,男人覺得有些冷,於是他把身體縮了起來,試圖使自己溫暖一些,男
人的嘴裡發著牢騷。

「連老天爺都來跟我作對,又冷又濕的,剛剛來的時候忘記帶傘,
全身濕淋淋的真討厭。」

男人一腳跨進第八車廂,花了三十秒鐘找到自己的座位和把自己的

superd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男孩,他總是害怕著孤獨,所以他總是往人群中最熱鬧的角落裡去,但他卻一樣感到孤獨與寂寞,尤其當人群散去、熱鬧的氣氛一下子煙消雲散之後,他更是感到落寞。

女孩,她總是習慣著孤獨,因此她總是往城市中最安靜的角落裡去,她並不是不喜歡人群,只因為她一直習慣如此,女孩也很希望有一個男孩在他的身邊,使她不再感到孤獨。


男孩和女孩住在同一個城市,一個溼冷的城市,女孩常想著為什麼這城市和人們總是這麼冷呢?當女孩這樣想的時候,她不曉得男孩也有與她同樣的想法,而且他們每天晚上都在同一個城市,而剛好又是同一棟大樓的窗口,靜靜看著同一顆星球。

superd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來這個國家也已經有一個多月了,嗯...也許應該說我回到這個國家已經有一個多月了,我來到的這個國家是我出生的地方,但我卻不是這裡的一份子,我的國籍是美利堅合眾國,而我回到這個出生的地方為了找尋那份熟悉感,可是已經半點不剩,我對這塊出生地的感情彷彿被時間怪獸給剝得乾乾淨淨,剩下的只有陌生。


我是一個交換留學生,在我的國家我是12年級,而來到我希望熟悉卻陌生的地方,我花了兩個禮拜的時間弄懂,我在這應該是高三。也許當學校在徵選到Taiwan的交換留學生時,我不應該去報名的,我只是想回去看看自己小時候生活過的地方,不,或許我有種期待,那裡會有我曾經在那家店看到的背影,可是它,只是一個背影,為什麼我要為了一個背影越過整個太平洋來到這呢?我想只有上帝知道......



這裡的人告訴我,在我這個年紀的台灣學生有一場硬仗要打,叫做大學聯考,我實在不能理解光是靠一次考試,你能對他這個人知道多少,考試不能知道一個人品性的好壞,不能知道一個人的學習態度,不能知道是否有潛力,只能知道他這幾年來積聚知識的能力程度,不過一個只會積聚知識的人是沒辦法具有創造性的,可是我 唯一去過的兩個亞洲國家卻都以這項制度來決定你是大學生與否。我去過的另外一個國家是日本。

superd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關於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對近代物理有很大的貢獻,雖然有些地方需要做修正,不過基本上還是個了不起的論述。」老師在講台上說著。

「每天都學這些個東西,真煩人。」我心想。


我是個高中生,一個準備參加聯考的高中生,一個沒事在放學後就躲到k書中心 的苦命高中生。我喜歡歷史和文學遠超過物理和化學,就像我喜歡吃飯、睡覺、逛街,和我不喜歡考試的程度差不多,可是我念的卻是理科,為什麼呢?理由很簡單,但卻很少人願意相信。

因為念文科的女孩太多,我沒辦法自然的跟女孩相處,我是一個怕女孩子的高三男生,不過我卻很想談戀愛。

superd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