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問阿朗要到哪邊才能弄到小羽和小茵她們需要的筆記和原文書中文
版時,阿朗什麼也沒多問,就告訴了我,並且表示願意幫忙。不過他笑
笑的對我說了一句奇怪的話,他說︰「假如有兩件東西,一件東西近在
眼前,另外一件東西遠在天邊,那麼即使兩件東西都光亮奪目、五彩繽
紛,人們還是都喜歡追求遠在天邊的那一件,你說是嗎?」

「是這樣嗎?一般來說不是會追求近在眼前那樣東西比較省力嗎?」我
回答說。

「嗯。」阿朗點了點頭,接著說︰「沒錯,一般來說是會那樣,但是那
件東西假如是份感情的話,似乎就會有所不同。」

對於阿朗所說的話,我只是笑了一笑。

「呵,不要緊,我也和你一樣的,不過不管是否遠在天邊難以追求,只
是不停下追求的腳步,仍有到達的一天。」阿朗說。

「嗯。」我點了點頭。

「不過......」

「不過如何?」我問。

「不過你必須清楚的知道,你是否真正喜歡你所追求的,而不是因為遠
在天邊而去追求,也不是因為近在眼前而忽略了它。」阿朗說。

「是否真正喜歡嗎?」我喃喃的說。

思考著阿朗所說的話,一時之間我停下了我的腳步。



當學校裡又漸漸恢復了盎然生機,期中考的夢靨已經逐漸遠離,學生們
即使背負著未來可能被當甚至被二一的悲慘命運,臉上還是展露出燦爛
的笑容,我不禁要為他們豁達的心胸而暗暗喝采。

期中考之後,整個校園似乎一下子又動了起來,活動中心又開始擠滿了
人,到宵夜街吃東西開始得排長長的隊伍,籃球場的鬥牛賽可以報到十
隊,想去學校游泳池游個泳發現周圍根本沒有可以游超過一公尺的地方
,宿舍裡整日殺聲震天,線上遊戲族開始沒日沒夜的殺將起來,社團的
活動海報從海報牆一直貼到宿舍裡面來,圖書館裡人去樓空只留下鄉音
頗重的圖書館老伯獨守空閨。

帥氣同學在期中考期間仍毫不懈怠的為我們策劃聯誼活動,這次是要和
中部的某知名大學外文系聯誼,帥氣同學同樣以命令的語氣告訴我︰「
這禮拜六早上九點集合,不准說要睡覺、不准回台北、不准約會、不准
遲到,了解?」

小羽想請我吃飯、看電影之類的,說是要感謝我期中考時的幫忙,我說
那妳請流浪漢同學好了,因為他幫的忙比較多,小羽微微一笑︰「我是
請你幫忙的呀!所以我一定得請你,而你請阿朗幫忙,那麼你大概就要
請他囉,人們之間的事情可不是A等於B、B等於C,A就一定要等於C的喔
!」聽完小羽說的,才發現小羽真的超級聰明。

社上在期中考後,除了又開始夜夜笙歌(在社上混以及夜遊等等)之外,
還即將舉辦一個六天五夜的營隊,針對這個營隊活動,學長和學姊不停
的對我投注「關愛的眼神」,看著學長姐和藹可親的笑容,我在是否願
意擔任本次營隊輔導員的意願表上,在是的地方打了個勾,學長姐的臉
上,一瞬間迸發出燦爛的微笑。

系上開始舉行師生盃體育以及各項休閒活動(包括線上遊戲、網路麻將
、橋牌、象棋等等),學校也開始舉辦系際盃籃球及排球對抗賽。

阿朗說他最近要在民歌西餐廳辦個小型的演奏會,想邀請我們去參加,
問我們的意願如何。

阿哲提議我們應該找個時間到戶外去郊遊踏青,老是待在學校,生活圈
會變得太窄,應該多到外面走走。

小茵在社上的時候問大家想不想去唱KTV,在場的男生除了阿凱和帥氣
同學沒有馬上給予正面的回應之外,包括我在內的其他男孩全都開始討
論什麼時候要去比較好。


而小妙,在我考完期中考最後一科的時候打電話給我。

「喂~~~~~是我。」電話那頭傳來小妙熟悉的聲音,但除了熟悉之外似
乎還多了點什麼,我略為想了一想,發現那是種思念的感覺。

「人呀,你發什麼呆呢?當機?」小妙大概沒聽到我的回答,覺得奇怪


「大概是收訊不良吧,我想。」我不願多做解釋,最近我對於小妙漸漸
有種熟悉感,這種熟悉感會讓我想著想著就微笑了起來,為什麼呢?

「我們很久沒見面了說。」小妙說。

「嗯,因為期中考的關係吧,我今天才剛考完而已。」我說。

「我知道你今天考完呀,所以才會打電話給你。」

「妳怎麼會知道我今天考完呢?我應該沒告訴過妳吧?」雖然我是個記
性不大好的人,但是自從上次回台北到現在快三個禮拜,我和小妙都沒
聯絡,應該是沒機會告訴她的。

「嘻~~~~~你不曉得你的行動全都在本小姐的掌握之中嗎?所以你最好
不要背著我偷偷的做壞事才好,不然呀......」

「不然是如何?話別說一半,這樣怪彆扭的。」

「這樣你會覺得彆扭呀?」小妙問。

「是呀。」

「本來我想說的,不過既然你這樣會彆扭的話,那麼我就不說好了。」

「ㄏㄡˋ~~~~~~小妙姑娘,妳就是不想讓我好過就是了。」

「嘻,這是一定要的呀!期中考期間悶了兩個禮拜,心裡正不大痛快,
只好來尋你開心了,難道......你想反抗嗎?」

「不,小的不敢。」

「嘻~~~~~」電話傳來小妙有如銀鈴一般的笑聲,我彷彿還可以看見她
的笑臉。

「其實想想有你這個青梅竹馬還挺不錯的,高興可以找你說說話,不高
興也可以尋你開心,挺好用的。」小妙說。

「終於知道我有多好了吧!換做是別的男孩才不吃你這一套呢!」我說


「嘿!你要知道,換做別的男生我才不會有機會讓他吃我這一套呢!」

「喔?言下之意,是要在下感謝小妙姑娘讓在下常有請小妙姑娘吃飯的
機會嗎?」

「這是一定要的呀!不是我自誇喔,想請我吃飯的男孩子不知道有多少
呢,大概可以從竹軒一直排到清大大門口喔。」

「這樣呀,那大概有多少人呢?他們排的整不整齊?緊密不緊密?或許
我可以幫你估算一下大概有多少人。」

「喂,你怎麼老是弄不清楚人家話裡面的重點呢?重點又不是那樣。」
小妙的聲音聽起來似乎是既無奈又覺得好笑。

「不然重點在哪裡?」

「重點是那證明我是很受歡迎的女孩,很受歡迎的女孩給你機會請她吃
飯,還有陪她逛街,你應該要覺得很高興才對,要是其他男孩早就高興
的蹦蹦跳跳,哪像你不是推三阻四,就是愁眉苦臉的。」

「是是,那麼本人下次會改進,一定會竭盡所能裝出很高興的樣子,不
會愁眉苦臉,也不會推三阻四。」

「不行,你要發自內心的高興呀!」小妙說。

「喔,好好,本人一定盡全力裝成是發自內心的高興,請小妙姑娘放心
。」我說。

「嘻嘻~~~~~~」小妙在電話那頭似乎笑的挺厲害的,大約五秒鐘都只有
聽到小妙的笑聲。

「小妙姑娘,控制一下,我曾聽說妳是個有高貴氣質的淑女呢!」我說


「嘻,好一陣子沒這樣開心了,還是跟你說話比較好玩。那現在你有練
習的機會,什麼時候比較有空?」小妙說。

「練習的機會是指什麼?」我問。

「練習裝成發自內心高興的請我吃飯和陪我逛街呀!剛說過就忘了。」

「喔,應該都有空吧,我想。」怪了,明明時間已經排的滿滿的,為什
麼我要說都有空呢?

「唉~~~~你這個沒人緣的可憐男生,幸好你有我,不然就沒人陪你玩囉
。」雖然小妙說著可憐我的話,但語氣上卻是高興的不得了的樣子。


接著我們開始討論起一些細節的事情,談到某個話題的時候小妙突然問
了我一句話。

「你剛剛說換做是別的男生才不吃我這一套呢,那麼......你為什麼會
......」小妙沒把她的問題問完,但是我已經知道她想問的是什麼,只
是對於問題的答案我自己也不明白。

「大概是如妳所說的,要是沒有妳就沒人陪我玩了吧?」

「只是這樣嗎?」

「嗯,我也不曉得,在我的記憶中只要是妳說的事情,我都會說好,或
許是習慣了吧!」我說。

「那麼有沒有想過一開始為什麼會養成這種習慣呢?」

「這個嘛,好像忘記了。」我說。

小妙,沉默了。


即使後來談話還是繼續了下去,我仍然在意小妙的突然沉默,小妙為什
麼會突然的沉默呢?像是我忘記了什麼她認為很重要的東西一樣,但那
究竟是什麼呢?



待續
by dj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perdj 的頭像
superdj

遇見,文字製造機---superdj

superd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