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鈴~~~~~~~~~~~~」好吵的聲音,我模模糊糊的感覺到。

「您老行行好,假如要起床就快起床吧!接著請把鬧鐘關掉,已經響了
八百次了!」意識朦朧之間,我似乎聽到有人這樣跟我說。

好不容易終於回魂的我,很快的就發現跟小妙約定的時間已經快到了,
想不到我已經在賴在床上接近半小時了。

我以接近光速的動作完成了刷牙、洗臉、換衣服、整理頭髮等幾件事情
,一共才花了五分鐘。不過假如我是接近光速的話,阿哲和阿朗就是超
光速了,他們常常在兩分鐘內完成上述動作,而且常常還加上整理背包
這件事情。不過就我的觀察,好像男生宿舍裡的男生幾乎都是如此,早
上接近上課時間時,大家有如在踢美式足球,各自抱著自己的臉盆、牙
刷、毛巾,以身體微斜30度的姿態,往浴室衝鋒陷陣,左閃右閃,為的
是能趕快達陣,這種刷牙洗臉部隊不僅衝勁十足,而且服裝整齊劃一,
人人都是穿著內衣、短褲、拖鞋出賽,而阿哲與阿朗便是這群人中的佼
佼者。



「幸好沒遲到!」我趕到竹軒時,看了看錶,時間11︰25分,然後才安
心的對自己說。

小妙準時的在約定時間時出現了,我略感到訝異。

「怎麼了?那樣吃驚的表情?」小妙問我,她今天穿的相當隨性,白色
的T恤和水藍色牛仔褲,印象中小妙喜歡套裝,對穿著總是非常的講究
,而她講究的穿著也正好能突顯出她的特色。

「才11點半耶!妳怎麼就出來了?」我問。

「我們不是約11點半嗎?」小妙疑惑的反問我。

「我們是約11點半沒錯,可是一般來說妳應該要晚個10~20分鐘才是正
常的吧!今天是怎麼回事呢?」我順口的回答說。

「嘻~~~~你這樣說人家會誤會我對你很不好的。」小妙笑著說,似乎心
情不錯的樣子。

「小妙姑娘別擔心,人家不會誤會的。」我說。

「為什麼呢?」

「因為已經是事實的事情是不會有構成誤會的道理存在的。」我說。

「喔?這位青梅竹馬同學,你今天似乎很想請吃飯的樣子呢!不是嗎?
」小妙說這話的時候嘴裡還是有著笑意。

糟!失言了,因為最近小妙的心情好像一直很好,不管怎麼說好像都不
太會有事的樣子,害我竟然食髓知味,說出這樣「大逆不道」的話來,
自作孽,不可活,這下子一餐應該是跑不掉的了。



正當小妙快樂的在我身旁哼著不曉得是誰唱的歌曲時,我正黯然的看著
我剛剛瘦身完的皮夾珠淚暗垂。

「下次絕不可再逞口舌之快,切記!切記!」我對自己說。

我和小妙買了往台北的車票之後,就在清華東門外面的候車站等車,小
妙或許是因為吃了免費的生魚片以及壽司,顯得神采奕奕,很熱烈的和
我聊著天,不過話題仍停留在「逛街時想買哪些東西」與「到哪裡逛街
最好」。

我不曉得小妙自己有沒有發現,在候車站裡,有很多人在注意著她,有
男孩也有女孩,但小妙表現的非常自然,或許是因為習慣了,也或許是
因為根本沒發現。

「對了!上大學一個多月了,目前為止有多少人追妳呢?」我突然想到
的問,其實我挺好奇像小妙這樣的女孩在交大究竟能呼風喚雨到什麼程
度。

「總會有一些的。」小妙隨口回答,好像對這個話題不感興趣似的。我
還以為小妙會熱烈的對我說有多少人追她之類的,因此,我感到有點驚
訝。

「一些是多少?有沒有妳喜歡的?」我不死心的問。

小妙皺眉頭了,這表示她不喜歡我問的問題,但她還是回答了我,她說
︰「多少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喜歡的不在那一些裡。」

「什麼!?妳喜歡的不在那一些裡?那麼就邏輯上來說,妳就是有喜歡
某一個人,而那個人不在那一些追求妳的人之中?是這樣說嗎?」我很
快的使用本人清晰的邏輯辯證歸納出結論。

「嘻~~~~~你說呢?今天本姑娘不想陪你玩邏輯遊戲。」小妙微笑的說。



正當我還不想放棄的想繼續追問時,往台北的客運緩緩的停在候車站前
,因為要排隊上車,所以話題沒有再繼續下去。

「原來小妙有了喜歡的人呀?」我心想。



上了車之後,小妙似乎突然變得相當疲累,聊沒幾句話,眼睛好像就快
睜不開的樣子,於是我告訴小妙,假如累的話就先睡一下吧!小妙眨了
眨眼,然後點了點頭,接著便閉上了眼睛,過了一會兒,當車子上了高
速公路時,小妙似乎已經睡著了,因為她的臉已經靠在我的右邊的肩膀
上了。


「小妙昨晚一定很累吧!所以才會睡的這麼熟,否則以她的個性是不會
把臉靠在我的肩膀上的。不曉得靠這樣舒服嗎?我的肩膀好像沒什麼肉
的樣子,不曉得會不會難受?」我看著小妙熟睡的側臉,心裡閃過很多
念頭。

今天凌晨5點多才睡的我,其實也是想睡的緊,但是我怕一但睡著了,
就不能控制自己不亂動,那就可能會吵醒小妙,看小妙好像睡得很甜的
樣子,我想就保持這個姿勢好了。

當三重客運在高速公路上飛快的行駛時,我一直看著小妙的側臉還有窗
外快速移動的景物,腦裡面只是發著呆,什麼也沒想。但在某一個瞬間
,有種電流般的感覺從身體裡通過,我甚至可以清楚的聽到電流通過體
內所產生「啪」的一聲。

「假如我們不曾是青梅竹馬,或許會不只是青梅竹馬,而若我們不曾是
青梅竹馬,或許一生中也不會有任何交集吧!?」我喃喃自語的說,接
著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小妙依然熟睡著,跟車上的其他人一樣,車上安靜的有如黎明之前的拂
曉,在那一刻開始我開始思索起我和小妙之間的事情,關於青梅竹馬的
事情,還有關於更早之前那段失落的記憶。



待續
by dj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perdj 的頭像
superdj

遇見,文字製造機---superdj

superd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