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不管是講鬼故事和講笑話對我來說都是一樣的,因為我沒什麼注意
在聽,因為我的週遭有更吸引我的事物,就是跟阿凱有說有笑的小茵。

阿凱平時臉上是不會有這麼豐富的表情的,阿凱似乎跟小茵很合得來,
小茵對阿凱好像也很有好感,因為小茵和阿凱聊天時表情比較熱烈,而
跟我聊天時感覺只是一種禮貌而已,在某一瞬間,我的心底突然升起一
種妒忌阿凱的情感,我妒忌他為什麼能長的那樣帥,更妒忌他能吸引小
茵的目光。

但那種感覺一下子便被驅散了,因為我也很喜歡阿凱這個朋友,所以即
使感到妒忌,也不能讓那種感覺長久的佔據我的心胸,那既對不起阿凱
,也不像平常的我。

記得高中時,有個同學因為感情的問題來找我聊,我還自以為灑脫的對
他說感情的事情順其自然,千萬不可以勉強自己,也不要勉強對方,他
聽了只是笑了笑,然後說︰「其實,談戀愛不是那樣簡單的。」

那時候的我不了解戀愛,所以不認為有什麼難的,現在,我似乎漸漸有
些體會了,假如真正喜歡一個人,是很難不去勉強的做一些事情的。我
現在就很想勉強小茵來喜歡我,勉強自己能和阿凱一樣好看,勉強阿凱
不要去理小茵,但是,我的理智會告訴我,勉強這樣做是不適當的。

於是,我感到痛苦,生平第一次因為喜歡一個女孩而感到痛苦,然後我
開始決定勉強自己不去喜歡小茵。



「你剛剛載小麗的時候,你們都在聊些什麼?」阿朗擠到我的身邊來問
我。

「嗯,好像也沒聊什麼的樣子。」我說,不曉得為什麼,我的第六感告
訴我不能告訴眼前這位西裝筆挺的流浪漢,我和小麗剛剛都在聊帥氣同
學的事實。

「有聊到關於他的事情嗎?」阿朗微指了指帥氣同學。

對於阿朗的問題,我並沒有回答,但是卻沒辦法完全不露出驚訝的表情


「看你的樣子,我想大概是那樣的,或許很多事情是沒辦法強求的,不
是嗎?」阿朗對我說,接著笑了笑,那是個非常清爽的笑容。非常奇怪
的,假如阿朗對小麗有好感的話,那麼為什麼在知道小麗如此在意帥氣
同學之後,還能有這麼清爽的笑容呢?我不了解。


「你今天好像不太開心?不像平常的你呢!」小羽對我說,她在阿哲開
始說笑話之前一直和阿哲聊著天,直到現在才坐到我身旁來,這時候阿
朗又跑過去小麗那邊了。

「哪會不開心呢?可愛的小羽美眉。」我說,企圖想掩飾自己不愉快的
情感。

「呵~~~~~只有你會這樣叫我。」小羽開心的笑著說。

「喔?那其他人都怎樣說?是美麗的小羽還是漂亮的小羽?」

「呵~~~~~你在學校是主修甜言蜜語嗎?」

「其實我是『甜言蜜語學』和『追女仔學』雙主修。」

「瞧你說的跟真的一樣,真能掰呢!不過呢......」小羽欲言又止。

「不過什麼?」我問。

「你真的沒有心情不好嗎?我看你剛剛一個人在這兒時,感覺有點孤單
、落寞。」小羽緩緩的說,就算隔著眼鏡,我也可以看出她擁有明亮的
大眼睛。

「您誤會了,小羽姑娘,那個叫做耍自閉,跟孤單、落寞一點關係都沒
有喔!」

「那為什麼要耍自閉呢?」小羽繼續問道。

「為了引誘美眉主動過來和我聊天呀!妳這不就過來了嗎?」我說。

「還引誘我過來聊天呢!我本來就會過來的,跟你引不引誘一點關係也
沒有喔!」

接著我和小羽就一直聊著,聊到幾乎忘了去注意小茵和阿凱他們倆個就
在不遠處聊天說笑。

當小羽第三次問我「你今天是不是心情不好的時候?」我回答她「不會
了。」

不過小羽在聊天的時候,對我說了一些我不太懂的話語,她說︰「其實
你可以對我說真話的,真的,你大概不知道,我比你想像的還要更了解
你喔。」

「這樣聽起來,我似乎也應該多了解妳一點的樣子,不然感覺上好像會
有點吃虧?」我記得是這樣回答的。

「呵~~~~~真看不出你是會計較這種小事的人呢!」

接著小羽給了我她們寢室的電話號碼還有她的手機號碼,理由是讓我有
機會多了解她,才不會讓我有吃虧的感覺。

跟小羽聊天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從聯誼那天我就發覺到了,一直到我
學長宣佈回學校之前,我一直都和小羽聊著。

回程時,男生們後座的女孩起了一點變化,阿朗表示他要載小麗,而有
個女孩在聽了阿哲的笑話秀之後,表示想讓他載,小羽則坐上了我的車
,準備一路聊回學校去。

而帥氣同學的車上也坐上了一位女孩,是上次那位中文系公關,我想一
定是在為後天的聯誼討論細節吧!



回到學校的時候已經凌晨四點多了,我們送回她們回女生宿舍(清華女
生宿舍的門禁採刷卡制,只要有帶卡出門,可以說是沒有門禁的)之後
,不禁想到,明天的課翹掉是沒關係,不過跟小妙約中午要一起吃飯,
吃完飯再一起坐車回台北這件事可不能不在意,萬一睡過頭,我就慘了
,所以我睡覺的時候連手機一共設了三個鬧鐘,以防萬一。



待續
by dj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perdj 的頭像
superdj

遇見,文字製造機---superdj

superd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