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往寶山水庫的路上,學長大概都保持50公里左右的速度,既不會太快
,也不會太慢,這速度還挺適合和背後的女孩聊天,不過坐我背後的女
孩在剛開始的五分鐘,都沒說話,於是我專心的騎著車。

十分鐘過去了,小麗還是靜靜的。

其實小麗在某種程度上,很像是女生版的阿凱,有著不錯的容貌、常常
微笑、過少的意見和話語、還有著兩個小酒窩。

十五分鐘過去了,我決定主動回頭找小麗聊天。


「妳之前出來夜遊過嗎?」我問小麗。

「沒有。」

「喔?那知道夜遊的副作用嗎?」

「副作用?」小麗的聲音似乎有些疑惑。

「對呀!副作用!」

「是指早上爬不起來嗎?」

「聰明!那早上爬不起來的話會怎樣?」我說。

「會翹課!」小麗說話的聲音漸漸有了點朝氣。

「沒錯!所以呀,夜遊可是要付出代價的。」

「喔?那這樣看來,你們寢室的人是天天夜遊囉?」小麗問。

「嘿~~~~~這是在諷刺我們常常翹課嗎?小麗同學。」我問。

「呵~~~~~沒有啦!只是突然有這樣的聯想而已。」小麗笑了,雖然看
不到她的笑臉,但感覺她的心情似乎比剛才好上許多了。

「笑了呀!瞧妳剛剛心事重重的樣子。」我說。

「沒有啦,我只是在想一些事情。」小麗回答說。

「在想什麼呢?」我問,不過並不以為小麗會告訴我她在想的事情,因
為我跟小麗還不是挺熟。

「嗯~~~~~」小麗停頓了一會兒,開始問起關於帥氣同學的事情。

「你覺得他人怎麼樣?」小麗問。

「很好呀!除了過於熱愛聯誼之外。」

「你會不會覺得他看起來有點花心?」小麗又問。

對於小麗的問題,我楞了一下,很自然的想著為什麼小麗要問這個問題


「嗯,我這樣說好了,他外表看起來是具有花心的資質,但是就我的觀
察,除了談聯誼的相關事項之外,他似乎不太會刻意接近女孩,所以,
我想他應該不具有花心的事實。」我說。

「具有花心的資質,但不具有花心的事實?」小麗似乎有點疑惑。

「嗯,就像是鎖匠因為很會開鎖,具有當小偷的資質,但是大部分的鎖
匠是不會去當小偷的,而當小偷的也不一定都是鎖匠。因此,鎖匠具有
當小偷的資質,但不具有當小偷的事實。」我試圖解釋。

「喔?照你這個邏輯說起來,具有花心事實的人也不一定具有花心的資
質囉?」小麗真是個好學生,舉一隅以三隅返。

「聰明!就是那個意思,不過妳為什麼要問這個問題?」

「嗯......因為我們班上的女生都覺得他看起來很花心。」小麗說。

原來是本班傳說中的美少女團體「七仙女」在嚼舌根呀,可憐的帥氣同
學只因為長的高高帥帥,穿著fashion,就被歸類到花心那一掛的,何
其無辜呀!難道就不能有很高很帥、常常穿著深色緊身衣的癡情男人嗎


「經你這樣一說,他好像真的很少跟班上的女孩子說話。」小麗說。

「他連坐在妳旁邊的時候都不會主動找妳說話了,當然更不會找其他女
孩子了,不過這是為什麼呢?帥氣同學看起來應該不是個不擅長和女孩
聊天的人才對。」我心想。


一直到抵達寶山水庫為止,我們話題一直都在帥氣同學身上遊走,我不
禁聯想到,或許小麗對帥氣同學很有好感。


所謂夜遊,除了晚上騎車兜風之外,就是大家一起聊天、說笑與吃東西
了,大部分的時候活動召集人會帶些飲料和零食,當然,費用是由社費
支出的,而社費的來源是哪兒呢?當然是我們這些社員了,因此,在這
裡印證了「要怎麼收穫,先要那麼栽!」這句話,又或者可稱為「羊毛
出在羊身上」吧,但是,總有些羊儘管吃的很肥,身上也長了很多羊毛
,但始終沒交出半點羊毛。


大家在寶山水庫外圍的地方找了個空地,便各自找認識的熟人坐了下來
,接著吃著零食、聊著天,而很快的,男生們就開始說起鬼故事,我常
在想喜歡說鬼故事的人是因為其他人愛聽,還是他自己喜歡說呢?而那
些女生既然喜歡聽,為什麼又要一直說著「好可怕喔,我不敢聽」之類
的話呢?

而另外一點也挺奇怪,我參加過無數次的夜遊,每次聽人家說起鬼故事
,總是「我聽說」或「我朋友遇到」,為什麼就從來沒有聽過親身經歷
的呢?

鬼故事活動在持續一個小時之後,女孩子們開始有些害怕起來,便要求
男生們不要再講了,於是男生便開始講起笑話來,而「講笑話」是阿哲
的強項,所以大家便以阿哲為中心,聽他滔滔不絕的說過一個又一個的
笑話。



待續
by dj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perdj 的頭像
superdj

遇見,文字製造機---superdj

superd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