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好。」剛從湖畔回來的小淨,對小慈微笑的說,接著走近我的身邊,輕聲的問我:「她是?」

 

「她是系上學妹蘇慈,跟我一樣都是攝影社的社員。」我回答說。

 

「妳好,我是蘇慈,妳可以叫我小慈。」小慈微笑的說。

 

小淨望著小慈一會兒,又別過臉來看了看我,才又轉回去對小慈說:「妳好,我是小淨。」

 

「喔,妳是小淨……」小慈喃喃的說。

 

接著小淨便沒再多說什麼,小慈也只是禮貌性的聊了一會兒,就打算離開了。

 

「學長,加油!」這是小慈離開前對我說的。

 

 

 

「她就是小慈……」小淨望著小慈離去的背影,喃喃的說。

 

「嗯。」我點頭。

 

「很秀氣、很柔弱的女孩。」小淨又說,不過這回她是望著我的。

 

「嗯。」我又點點頭。

 

「小風,你知道嗎?」

 

「什麼?」

 

「你真的很幸運呢!」小淨在我額上輕輕一吻。

 

嗯,是呀,我真的是幸運的。

 

 

 

考完研究所之後,仍常會在系上和社辦見到小慈,小慈偶爾會邀我一起去餵鴿子。

 

「小風學長,待會要一起去餵鴿子嗎?」

 

「嗯……」我考慮著,因為如今我得顧慮小淨的感受。

 

「不方便嗎?」小慈有點失望的問。

 

「嗯,待會兒有點事。」我說了謊,接著有種既慚愧又難過的感覺不停的浮上心頭,為什麼我要對如此單純美好的小慈說謊呢?

 

「那就下回吧。」小慈微笑著,然後轉身離去。

 

 

 

「可是,你不是答應小慈了嗎?」小淨那天見到我悶悶不樂,追問之下,我告訴了小淨。

 

「我是答應了她,可是那時候我還沒和妳在一起,現在,我得考慮到小淨的感受。」

 

小淨聽完我說的,笑的很開心。

 

「小風,你陪小慈餵鴿子,我的確會在意,也會擔心,但是我相信小風,也相信自己的魅力。我不想當一個小心眼的女孩,也不想小風成為一個言而無信的人,所以,當小慈想餵鴿子的時候,你還是陪陪她吧!不過,盡量不要讓我知道,好嗎?」

 

「但是,小淨是我的女朋友,所以我必須考慮妳比小慈還要多,不是嗎?」

 

「我知道,所以請讓我成為一個落落大方的女朋友,而不是一個既小氣又小心眼的女孩,好嗎?」小淨微笑的說。

 

 

 

系上研究所放榜之後,我在BBS上接到小慈的祝賀信,信末的最後一句話是:「那麼接下來的兩年,小風學長還會陪我一起餵鴿子嗎?」

 

 

後來,我偶爾會以朋友的心思和身分,陪小慈餵餵鴿子、說說話,而且,很小心的不讓小淨知道。

 

 

 

阿邦,一直沒讓小慈知道他的心思,而且仍跟小慈保持著不算近的距離,甚至連知心好友都稱不上。

 

「為什麼不讓小慈知道你的心意呢?」我有回曾這樣問阿邦。

 

「因為她一直都還沒忘記小風學長你呀,所以我還得再等一些時候,小風學長不用替我著急,你現在只要珍惜你眼前的幸福就好了。」阿邦回答說。

 

阿邦是個奇特的人,處理感情也有奇特的做法。

 

 

 

在加拿大的故人,曾經佔據我心長達八年的她,偶爾會寄mail給我,與我分享她在加拿大的生活點滴,當然我也會回信,告訴她我的近況。我感覺我們離的很遠,但又很近,網路是驚人的現代科技,因為有了網路,可以讓世界各個角落的人們,只要連上了網路,就可以自由自在的傳遞訊息、聊天說話。也因為網路,我和她才能一個在台灣,一個在加拿大,還能知道彼此的訊息,關心對方的生活過的如何。

 

 

我發現,即使我如今心裡有的,已不再是曾經眷戀的她,而是身邊有著最美麗笑顏的小淨,但我對她仍有一份無法抹去的特殊情感,我仍想確定自己會一直存在她心中的某個角落,也準備將她放在自己心裡,在往後還很漫長的人生中,偶爾沉浸在過往的回憶中,細細品味。

 

 

然而,除了翊之外,依然沒有其他朋友知道她的存在,包括小淨,我也沒讓她知道。

 

 

 

就這樣,我在新竹念著研究所,小淨在台北念著大學,每到假日就南來北往的跑來跑去,而每到台北就會去看看雲月。

 

翊服著兵役,只要一放假,就回台北守在雲月身邊,哪也不去。不過即使是在服役期間,翊也沒中斷他的故事創作,偶爾還是會發表一些短篇,而且在服役將近半年時,出版了他個人的第二部作品,但不是那篇描寫關於生病女孩的故事,而是一篇很清新的校園愛情小說,難道翊不打算寫他曾對我提過的那篇故事了嗎?

 

 

很快的,翊的第二部作品,又成為一本暢銷書,雖然不像上一本那樣好,但是連續好幾個月都在暢銷排行榜上的成績,也是證明了翊的故事的確吸引人。

 

 

雲月的身體狀況時好時壞,狀況好時會陪大家說上很多話,狀況不太好時,她會邊聽我們說話,邊在嘴角掛著微笑。

 

小妍開始專心於課業與社團,偶爾會和我們一起去看看雲月,但從不會和翊一起出現在雲月面前,當然,小妍仍然關心著翊,會詢問我翊過的如何,也會跟普通朋友一樣,打電話給翊稍微聊聊天。

 

小慈仍會來請教我關於課業和攝影的問題,偶爾找我陪她餵餵鴿子,而這一切,阿邦似乎都看在眼裡,但他還是一點都不著急。

 

我和加拿大的她依然藉著E-mail傳遞訊息,我仍沒有問過她,她的身邊是否有了另一個男生,而她也沒告訴我;相對的,她也不曉得我的身邊有了小淨。

 

 

時間悠悠流轉,就這樣過了兩年。

 

 

接下來的故事,就是兩年後的事情了,那時翊剛服完兵役回來,正準備著研究所考試,而那時我已經直升系上博士班,阿貝也已經開起「貝殼與海」的分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perdj 的頭像
superdj

遇見,文字製造機---superdj

superd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