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翎見面後,我愈發思念翎的笑臉與身影,每回在MSN遇見翎時,我都恨不得馬上飛奔到台北去找她,但我必須一次次按耐住自己想見她的衝動,因為,對翎來說,我最多只是個談得來的好朋友,如果老是要求見面,會讓翎察覺我的心思。

但我又為什麼,會這麼怕翎察覺我的心思呢?我喜歡翎,這心意遲早要傳達給她的,不是嗎?

是呀,遲早要讓她知道我的心意,但現在的我,卻毫無把握,因為翎還在療傷期,對於舊愛,依然不曾完全拋去,而且,我在翎的網誌裡,也遍尋不著任何關於我的隻字片語……

若現在,讓翎察覺我的心意,依照翎替人著想的溫柔個性,必定會讓她感到困擾,最後,只得與我漸行漸遠……

所以,我只得繼續咬牙硬撐下去,然後,我體會了思念是什麼,它會帶來痛苦、卻也使人甜蜜。

 

最近的白日夢,很忙,因為牛奶不在。而一個人的價值或重要性,常要他消失之後,才能夠感覺得到。

牛奶在店裡負責的是餐點和咖啡的部分,平常看客人點餐後,他一邊跟我聊天,一邊就把咖啡煮好、餐點做好,然後端給我,一點也沒有任何遲滯,非常輕鬆寫意。

但牛奶不在之後,就完全得靠傑哥一個人,若傑哥出去辦事,這份工作落在我身上時,咖啡我勉強應付得來,但若加上餐點,我會變得手忙腳亂,若是跟筠一起的話還好,筠對餐點比較內行,但若是跟歆一起,那就只得請客人等久一點,幸好,歆很會跟客人哈拉,加上她很可愛,客人多半不會怪罪。

但這樣,短時間或許可以撐一下,但長久下去,也不是辦法,店裡的確很需要牛奶,我想傑哥自己也知道,為什麼還不讓牛奶回來呢?

「白日夢不需要會打架的人。」傑哥說。

「可是……牛奶他是有苦衷的,他很可憐耶……都是那個女生不好啦!」歆替牛奶不平的說。

歆最近只要一逮到機會,便會唉唉叫的說:「呼,不行了!好忙喔!這時候要是牛奶在的話,不知道該有多好……」

但傑哥一點也不為所動,但奇怪的是,若想解雇牛奶,都快兩個禮拜了,也應該找新的工讀生,但傑哥沒有,就靠我們這幾個硬撐,牛奶專用的制服、餐具、咖啡杯也沒有丟掉,傑哥到底在想什麼?

「為什麼,不讓牛奶回來呢?」有天晚上,我、筠和傑哥一起值班,趁人比較少的空檔,我這樣問傑哥。

一瞬間,空氣似乎凝結了,因為傑哥曾說過,不要再問他牛奶的問題。

「我說過,店裡不需要會打架的人。」傑哥冷冷的說。

「但店裡很需要牛奶,而且牛奶會那樣做,是為了促成對方呀!」我替牛奶辯解的說。

「不管本意是什麼,但打人就是不對。」傑哥堅持的說。

我無法反駁傑哥的說法,因為,即使理由再正當,打人仍是不好的行為。

「既然想解雇牛奶,為什麼不聘請新工讀生呢?人手這樣不足,撐久了,會降低白日夢的品質……」我疑惑的問。

「我沒說過要解僱他。」傑哥的回答,讓我找到一線曙光。

「咦?」一旁的筠聽到傑哥說的,也好奇的靠了過來。

「我說,白日夢不需要會打架的人,所以,等他調整好心情,不再打架,就可以回來了。」傑哥緩緩的說。

原來,這才是傑哥的體貼,寧願當壞人,也要替牛奶著想的體貼。

「我沒見過那樣失控的他,他需要多一點時間。」傑哥說完,頓了頓,像是想到什麼似的說:「還有,你們找個機會跟歆那小妮子說,不要再一直碎碎念要是沒有牛奶,這店就會因為忙不過來,而倒掉什麼的。」

我和筠聽了,都暗自竊笑。

「呵,傑哥怎麼不自己跟她說呢?」筠好奇的問。

「因為,我實在拿她沒轍……」傑哥無奈的聳聳肩,原來,拿歆沒辦法的,不只有我一個,有同伴在,感覺好多了。


牛奶,在發生了打架事件後,便沒再來過白日夢,雖然有去上課,但回到住處後,開始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也不來找我和吉桑哈拉。

「怎麼辦?」我問吉桑。

「男人偶爾也會有想獨處的時候,由著他吧。」吉桑說。

「不會想不開吧?」我擔心的問。

「牛奶受過實戰武術鍛鍊,不管在精神和肉體都很強韌,放心吧。」吉桑回答。


但就在得知傑哥的想法當天,牛奶卻從住處消失,留給我和吉桑一封短信,上頭寫著,他想暫時離開一陣子,去找尋心裡迷失的答案。

「是你說不管他的,現在連人都不見了。」我抱怨的說。

吉桑沒有馬上回答,他檢查了一下牛奶的房間,然後對我說:「牛奶把他的太刀帶走了,或許是上哪兒修練去了。」

「修練?」我疑惑的問,沒辦法理解失戀和修練有啥相關。

「修練時,一旦達到心澄如鏡時,就能找到心中迷失的答案。」吉桑說。

「聽起來真是高深莫測……」我說。

 

期中考即將來臨前,班上的補習團報大隊,在班代的努力下,終於宣告成立,小薏當仁不讓,最讓人跌破眼鏡的,是吉桑也報名了,如此一來,迫使我也不得不摻一腳,因為這樣,收完三科報名費兩萬元後,我又回歸窮人行列。

「呵,你們都來了,那我補習就不無聊了。」小薏高興的說。

「那能不能看在我砸下大錢,陪妳和吉桑補習的份上,替我負擔一些補習費呢?」我半開玩笑的說。

「不可能。」吉桑說。

「小安說的對!你想得美喔!」小薏笑著說。

「哼,我要退出。」我賭氣的說,我孩子氣的個性,遺傳自老爸,都是老爸惹的禍,沒事那麼孩子氣幹嘛?

「不行!錢已經繳了。」小薏勝券在握的說。

「現在退費,最多只有八成。」吉桑務實的分析說。

「吉桑,我恨你。」我說,有種無語問蒼天之感。

當時,我不曉得自己為什麼會決定參加補習,不過,我想若是註定好的事,就算莫名其妙,或毫無道理,最後,還是會那樣去做。

因為,劇本原本就是這樣寫的,所以,我們只能夠照著劇本演下去。


                                   待續
                                         by dj 2008/7/15

 

全站熱搜

superd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