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自己的故事,說到這兒,也差不多告一段落了,雖然後來和小淨的戀情還是有些波折,但因為喜歡著彼此,所以最後總能將問題解決。

 

 

而其他朋友的故事,卻一直沒有個結果,包括翊、雲月、小妍、小慈和阿邦,他們都是很棒的人,卻也都是固執的人,對於自己所選與所愛的,有著超乎想像的執著。

 

正因為如此,他們的故事始終在序章裡打轉,沒辦法繼續書寫下去,而直到故事終於有了新的發展,大概是兩年之後的事情了。

 

 

 

對小淨表明心意之後,過不久,進入了3、4月的研究所考期,在準備研究所的最後一個月,我和小淨也正好處於熱戀期,每天都會打好幾回電話,這對話不多的自己來說,可說是一大考驗,不過幸好小淨總是能聊著一個又一個的話題。那段時間,小淨幾乎只要一有空,就會跑來新竹看我,雖然來新竹的時間,都是陪我讀書居多,但小淨好像一點也不以為意。

 

 

每回望著太過無聊而在圖書館睡著的小淨,心裡總會有幾分歉意與憐惜,同時也有種很幸福的感覺,下定決心一定要對小淨更好、更好。我一共參加四場研究所考試,小淨也跟著我南征北討,不停替我加著油,雖然小淨嘴裡不說,但我知道她很希望我能考上她們學校的研究所,這樣一來,以後我們就可以天天見面,不用再台北、新竹跑來跑去。

 

 

我也盼望以後能夠天天見到小淨,所以在參加那場考試時,特別的謹慎、小心。可是卻因為太過謹慎小心,適得其反,果然在放榜之後,只有備取而已,而考系上研究所則是正取。

 

當然,小淨是很失望的,但是她不好要我放棄正取,等待結果未定的備取名額,只好對我說:「沒辦法了,以後只好還是到新竹去看你。」

 

「小淨,我也會常到台北去找妳的。」我回答。

 

所以,我選了系上的研究所,後來證明我的選擇是正確的,因為我的備取名次還差三個才能備上最後一個名額。

 

 

翊對於我和小淨能夠在一起,感到很高興,似乎也有些羨慕,因為他對我說:「你終於找到能讓你自由自在飛翔的翅膀了,真好!」

 

「那翊呢?」

 

「其實,我也找到了,而且是世界上最美的,可是那雙美麗羽翼卻說她生病了,沒辦法帶我一起飛翔……」

 

哀傷的感覺從翊的話語緩緩流到我的身上,於是我沉默了。

 

 

 

我參加的四場考試,翊也都參加了,但翊卻一所都沒考上。其實那並不代表翊的能力不足,而是他根本無心於準備研究所,自從認識雲月之後,翊只要有空,就跑回台北照顧雲月,唸書的時間少的可憐,我想對那時候的翊來說,沒有比照顧雲月更重要的事情吧!?

 

 

後來,我也介紹雲月讓小淨認識,小淨認為雲月根本就是個存在於桃花源裡的女孩,絲毫不受塵世污染,而雲月說小淨是她見過最可愛的女孩。我一直不清楚翊是否曾對雲月表達他的心意,不過翊和雲月兩人之間的情愫,似乎成了某種默契,翊心裡清楚、雲月也明白,周圍的我們也都知道,只要他們兩個都還沒準備要跨越那微妙的平衡,周圍的我們也不會去觸碰。

 

 

但翊沒考上研究所,所以畢業之後沒多久,征集令就來了,翊得暫時對雲月和我們說再見,報效國家去。翊在報到的前幾天,約了我和小淨兩個人,說有重要的事情對我們說,於是我們就約在「貝殼與海」見面,那也是翊第一次去「貝殼與海」。

 

 

其實在翊還沒開口之前,我和小淨都已經知道翊大概要對我們說些什麼了。果不其然,翊拜託我們在他當兵這段期間,代替他好好的照顧雲月。

 

「過幾天……我就要去受訓了,我不在的這段時間,能麻煩你和小淨替我照顧小月嗎?」翊對我和小淨說。

 

「嗯,我會常去看她的。」我說。

 

「沒問題,我一有時間就會去陪小月。」小淨回答說。

 

「謝謝你們。」翊安心的笑了。

 

「那待會兒大家一起去看看小月?」小淨提議的說。

 

「好呀。」我點頭。

 

「嗯,小月今天在醫院。」翊微笑的說。

 

「在醫院?小月最近的狀況不好嗎?」小淨關心的問。

 

「嗯。」翊微微點頭,接著說:「所以……才要拜託你們。」

 

我望著翊憂傷的側臉,隱約可以瞭解翊的想法,我想他大概很擔心,擔心自己會在某次放假回到台北時,發現雲月已經不在了。

 

 

 

過幾天,翊上成功嶺受新訓去了,在翊受訓期間,我只要人到台北,一定會和小淨找時間一起去看看雲月,於是看雲月成了我到台北最主要的活動。原本還擔心小淨會不會因為每回都得去陪雲月,而感到不高興,不過後來才發現,小淨似乎比自己還喜歡去找雲月,因為聽雲月的媽媽說,小淨每個禮拜都會去好幾次。

 

「小風和小淨最近很常來呢。」雲月笑著對我們說,她秀麗的臉龐仍然瘦削。

 

「嗯,因為考完研究所之後,就沒什麼事了。」我回答說。

 

「因為我很喜歡小月呀,而且我本來就沒什事做。」小淨說。

 

「是翊拜託你們多來陪我的嗎?」雲月問。

 

我和小淨聽了之後,互看了一眼。

 

「其實,就算翊不說,我們也會這樣做的。」我回答說,小淨跟著點頭。

 

「嗯,我知道,謝謝你們。」雲月很開心的笑了。

 

「我們是小月的好朋友呀,說謝謝太見外了吧!」小淨說。

 

雲月微笑的望著我們,沒有答話,過了一會兒才問:「那麼,他受訓的狀況如何?還能夠適應嗎?」

 

「上個禮拜懇親日時,我和小淨去台中看翊,他說一切都挺好的,倒是比較關心小月的狀況。」我回答說。

 

「嗯。」雲月點點頭。

 

在遠方的翊關心著雲月,而雲月也擔心著遠方的翊,在他們淡淡幾句的關心詢問中,其實包含著許多的情愫。

 

「我只是個平凡的女孩子,自從生病之後,和朋友們漸漸失去聯繫,我一直感到很寂寞,很希望有人能夠關心我、陪伴我。然後翊出現了,不久之後,小風和小淨也出現了,有了你們,我變的開心起來,開始期待每回你們來陪伴我的那段時光,那真是非常快樂的時光。不過,若是可以重新選擇,我會希望翊從未出現過。」雲月說,她難得會說這樣多。

 

「為什麼呢?」我問。

 

「因為翊需要飛翔,而我沒辦法陪伴他一起,所以只能希望他從未出現過,那麼他就有機會喜歡其他正常女孩,而我雖然感到寂寞,卻也不用擔心閉上眼睛之後的事情了。」雲月回答。

 

在雲月明亮的房間裡,我們一向不談關於雲月生病的事情,總期望著雲月的未來,會像這房間一樣充滿了光亮,而雲月雖然總是有著平靜的笑臉,在心底卻已然認為,光,在她的未來早已不存在了……

 

聽著雲月所說的,我默然嘆氣,小淨忍不住掉下了眼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perdj 的頭像
superdj

遇見,文字製造機---superdj

superd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