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最近,阿誠學長的實驗室似乎非常忙碌,已經將近一個禮拜沒見過面了。

 

「因為計畫已經到了最後階段,老闆要我們把研究成果整理好,他彙整後,要到哥倫比亞大學去開會,所以,最近簡直是忙翻了。」電話中的阿誠學長是這麼說的。

 

「這樣呀。」我說,但上回要告訴阿誠學長的話還沒說完呢。

 

「先等我忙完這陣子再說吧。」

 

「好吧,加油喔。」我替阿誠學長打氣的說。

 

「嗯。」

 

「阿誠學長……

 

「嗯?」

 

「情人節……好像快到了呢。」

 

「是呀……

 

身為女孩、臉皮又薄的我,只能說到這樣了,但阿誠學長直到最後,都沒有提出情人節邀約,為什麼?阿誠學長不是喜歡我嗎?

 

「有些人只能專注在一件事情上,阿誠學長或許是這樣的人,正忙著研究的他,暫時不想想其他的事情吧?沒關係,反正阿誠學長又不會跑掉,早晚是妳的人呀!」小淇這樣對我說。

 

「什麼我的人,別亂說啦!」

 

「呵,臉紅了呀。」

 

「哪有!」

 

寒假開始後一個禮拜,當我準備好回台北時,有個人出現在我的面前。

 

「小冰,好久不見。」女孩微笑的朝我走來。

 

「貝兒學姊?」說真的,我並不是太想見到貝兒學姐,尤其在已經決定要和阿誠學長在一起的現在。

 

「現在有空嗎?」貝兒學姊問。

 

「嗯。」我點了點頭。

 

我們在學校的水木咖啡廳找了個位置,寒假到了,咖啡廳的生意不算太好。

 

「貝兒學姊,還沒回去呀?」我找了個話題問。

 

「嗯,有些事情得處理……那小冰怎麼也還沒回台北?」貝兒學姊問。

 

「我原本等著要跟一個人說些話,不過,我想晚一點再說,應該也可以吧。」我回答。

 

「這樣呀……

 

「貝兒學姊,找我有什麼事嗎?」我困惑的問。

 

「小冰,現在好像是一個人吧?」

 

「嗯。」我點頭,但不久之後,應該就變成兩個人了。

 

「現在,有喜歡的男生嗎?」貝兒學姊問。

 

……」我沒有回答,一方面是因為不曉得貝兒學姐為什麼這樣問,另一方面是我心裡也沒有確切的答案。

 

「小冰,我們認識多久了呢?」貝兒學姐突然轉移話題的問。

 

……從我到飲料店打工算起,已經兩年多了。」

 

「剛見到妳時,我想著,怎麼會有這麼可愛的女孩!?喜歡妳喜歡的不得了,每天都看看妳、和妳說說話,那時,我們是那麼要好……」貝兒學姊說到這兒,視線望向遠方,像在懷念過往。

 

「嗯,那時的工讀生裡,最聊得來的,大概就是貝兒學姐了吧?」我說。

 

「但妳離開飲料店後,這一年多來,我們就跟陌生人似的,說過的話甚至不超過二十句,有時,我會想,為什麼我們會變成這樣?」

 

……」我沒有回答。因為dj學長的關係,我再也沒辦法自然的跟貝兒學姐相處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為什麼,要讓我們喜歡上同一個人呢?」貝兒學姊問,她在問我,也在問她自己,更在問上天。

 

……我也不清楚,但都已經過了一年多,現在說這個,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不是嗎?」我回答,事到如今,貝兒學姐才想挽回我們的友誼嗎?那已經不可能了。

 

「真的,已經沒意義了嗎?」貝兒學姐問,雙眼直視著我。

 

「嗯,因為我已經不是以前的小冰了。」我回答。

 

「這樣呀。」

 

「而且,我決定接受阿誠學長了。」

 

「下定決心了?」

 

「阿誠學長已經等了我很久,我不想再讓他繼續等下去了。」我回答。

 

「是他的話,一定能帶給妳幸福的……假如,妳的心在他身上的話。」

 

「我現在心裡只有阿誠學長!」我有些賭氣的說,貝兒學姐搶走了dj學長,為什麼又要來跟我說這些!?

 

「是嗎?」

 

「今年的情人節,我準備和阿誠學長一起過!」

 

「小冰,真的不再把以前的他在放心上了嗎?」貝兒學姊神情嚴肅的問。

 

「貝兒學姊,我不曉得妳為什麼要跟我說這些,dj學長已經跟妳交往一年多了,我喜歡過dj學長的事情,已經不重要了,只要妳和dj學長開心的在一起,我也跟阿誠學長去追求我們的幸福,那就好了,關於dj學長,我已經不想再提起了……

 

「若我告訴妳,dj他也喜歡過妳,妳還會這樣想嗎?」貝兒學姊問。

 

……」我沒有回答,因為我心裡有些混亂,我知道dj學長喜歡過我,但在我明白dj學長心意的那一天,已經太遲了,剩下的只有悲傷而已,這樣的我,寧願永遠不知道。

 

「我一直想著,能讓我、妳和他都能幸福的方法,但最後,我沒能想到,只能自私的抓著幸福不放,小冰,我真的很抱歉……

 

「已經過去了……

 

貝兒學姐搖著頭說:「原本我也這樣以為,但其實,並沒有過去,妳還是以前的小冰,我還是以前的貝兒,他也還是以前的dj。」

 

「什麼意思?」我問。

 

「不久之後,妳就會明白的。」

 

……

 

「我已經幸福過了,接下來,該你們了。」

 

回台北後,我經常打電話給阿誠學長,在電話中,我又提起了幾次情人節的話題後,阿誠學長終於提出邀約。

 

「可以的話,這次情人節一起過吧?」阿誠學長在電話中這樣問著。

 

「嗯,好呀。」

 

「那個,小冰……

 

「嗯?」

 

「妳知道嗎?」

 

「知道什麼?」

 

「我真的很喜歡妳。」

 

「呵,我知道了。」我開心的笑著說。

 

我想,被愛一定會比愛人來得幸福,尤其是像阿誠學長這種男生。

 

所以,我也得更加努力去喜歡阿誠學長才行。

 

這時候,寒假剛過了一半。

 

待續

by dj 2012/2/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perdj 的頭像
superdj

遇見,文字製造機---superdj

superd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